呱!一个臭画画的,蹲在水管组坑里面打死也不出来。冷战好吃!
在APH和Undertale坑里,来找我玩呀❤吃sf和冷战和水管组
call me mora。❤

异邦人·1·2[APH-米樱]

阿尔弗雷德·F·琼斯从未想到会在美国这样嘈杂的地方遇到如此安静的女子。

这时正是海那边的异邦人移民到这儿的时候。长长的队伍,蒸汽火车沙哑着嗓子呜呜的叫。他穿着一件破旧的大衣蹲在站台上,时不时瞅瞅这儿,瞅瞅那儿。

噪杂的人声。他想。

婴儿啼哭的声音、妇女高声喊话的声音、男人们粗重的训斥声、还有缭绕的烟雾,婴儿的奶臭味和浓重的汗味。他饶有兴趣的抽抽鼻子——Ohhh!真难闻!他嫌弃的用手挥了挥鼻子前的空气。

天气很不好,整个天空都是灰色的,暗沉沉的压下来。风吹过来,除了带来一阵更加难闻的味道之外,还带来了一堆未经打扫的枯叶,“沙沙拉拉”的把同类的身体互相割裂。空气是湿冷的——这是下雨的前兆。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下,即使是井然有序的队伍,也好像是一片模糊的,缓慢的运动着的色块,充斥着到处都是人们吵吵嚷嚷的声音。

然而正是在这嘈杂阴暗到让人生厌的氛围中,他才注意到了那个一言不发的女孩。

恰好在阿尔弗雷德专注的盯着车门的时候,有个小身板女人正从车上下来(应该是女人吧?看起来这么有韵味。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

在那样的环境下,她本该融入人群中的。

可是她看起来那么的显眼——那么的安静。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情都不做,只是混在长长的队列里晃啊晃,若隐若现。

太远了。只是隐约的可以看见她有着一头黑发。阿尔弗雷德眯了眯眼,试图看清更多······唔,她的头低垂着,看不到眼睛。

等等,黄色的皮肤···亚洲人!

难道她是移民过来?阿尔弗雷德疑惑的皱起眉。不大可能吧。

他又观察起她的行为来。从她下车起,她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根本没有,甚至连不小心被撞到也没有回应!真是寡言极了——Hero不喜欢这样的人。阿尔弗雷德不满的想着。

而且她这个人也看起来特别的奇怪——本来移居嘛,就应该是一个大男人独自过来或者是一家子为了生计过来,可是她不但只是独自一个人,而且她貌似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出口就在前边啊!往前挤一挤就可以出去了!

她是来投靠亲戚的吗?

这可真是奇观。阿尔弗雷德吹了一声口哨,麻利的跳下站台。他拍拍屁股,摇摇摆摆的准备走过去搭话儿。

——别误会了本Hero!Hero嘛,就是要帮助人的,我过去是要看看她需不需要帮助。他这么自顾自的想着,大摇大摆的走在拥挤的人群里。时不时挤开一些人,后边传来他们不满的咒骂声

挤到了那个女孩的附近,阿尔把她看的更清楚了点儿。这时候,他才发现那个女孩(他确定了她是个少女)很漂亮,不是像他平常见到的那种美国自由女孩的漂亮,而是一种对他来说新鲜的,娴静而沉默的美丽。

非——常非——常有韵味,又有点儿青涩吗?

“Woooh!小姐您是一个人过来吧!需要本Hero帮忙吗?”阿尔弗雷德整理好衣服,准备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上前搭话。

她忽地抽了一下——貌似被吓了一跳,顺便警戒的后退几步。

阿尔弗雷德注意到了她的这个小动作。“Hey!”他一副无辜的样子举起双手挥了挥,“小姐!我可没有任何想加害你的意思!你看我有带任何东西吗?”他扁了扁嘴,有点儿委屈的瞅着她。

她沉默着。

···好无趣的女孩!阿尔这么想着。

“Hero只是想帮助一下孤身一人的女孩儿——”他装作无奈的摊了摊手,“如果小姐您不想要Hero的帮助的话,Hero只能走咯——”他又用大拇指指了指火车站的出口。

“——如果小姐您不想遭到可耻的绑\架或是强\暴的话。我家的法律可是有点儿忙不过来呢。”

我这是好心的建议!阿尔弗雷德这么美滋滋的想着。

那位可爱的小姐貌似把这当成了一种威胁——她浑身一震。她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上前靠了靠,把不大的行李包递到他面前。

得嘞。阿尔弗雷德高兴的吹了声口哨,轻松的拎起对他来说重量不值一提的小包,用下巴指了指出口旁边的门——

“小姐!——跟我这边来!我想有我的身份应该会更快一点儿——如果你不想被挤死或者被汗味熏死的话!”

他看着楞了一下的小姑娘跌跌撞撞的从人群里跑出来,心里无来由的膨胀起来。



在街上拐来拐去走了好久,阿尔弗雷德不由得时不时看看后边的小姑娘有没有跟丢——这路对一个异乡人来说,忒长了。他干脆放慢速度,晃悠着领着她走过一个个拐口。

终于到了一栋比较安静的单元楼。他爽快的掏出一大串钥匙,打开一楼里的一个防盗门——然后把帅气的(并不)把门踹开,一甩鞋子就进去立即把超小的行李包扔在了沙发上。

“居然这么少行李!”他小声嘟囔着,一屁股坐在占不了多大位置的行李包旁边,放松的半躺下来。

他忽然感觉有点渴,于是他准备找点儿水来喝喝——这时候他才注意到那个女孩还站在门外,用黑色的眼珠子沉默的看着他。

“你不进来吗?”阿尔弗雷德有点奇了,嘿,东方人都那么···拘谨?我可是好心好意啊!

···不过刚刚貌似真的是自己唐突了嘿。他懊恼的挠挠头.也对,哪个女孩子都不会在被陌生人莫名其妙带到一个起居室的时候毫不害怕的——或许她认为他要对她自己怎么怎么样呢。更何况东方人一向拘谨!唉,自己怎么没注意到呢!

不过我可没有那么坏!Hero是好人——你要相信我。看我表情!他委屈的撇撇嘴。你误会我了!你看出来我是什么意思了吗!

······看她丝毫不动的反应,应该是看不出来。

好吧,“表情作战”计划成功宣告失败。他干脆直接去装水——只找到了一瓶瓶装水,他也不管了,直接打开来“咕咚咕咚”的灌。他看她还是不说话,忽然有点烦躁——干脆直接两三口把水灌完,擦擦嘴角说:

“啊你放心哈哈哈!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呃,你看我也不像个坏人是吧——我只是想对你表示一下同样是人类的好意而已!同种族的善意嘛啊哈哈!你看这房子怎么样啊······”

解释就是掩饰!忽然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冒出来这句话。

阿尔弗雷德见那小女孩儿毫无反应,反而见她有种“缩了更紧的”感觉,瞬间有些懊恼了:我的口才就那么不好吗!?这可是赤裸裸的善意的表现!善意的表现!!!

他承认只是因为这小妞沉默的新奇,和那些闹闹腾腾的自家女孩不同,才帮她一把的——可是为什么还要解释这么多啊!不是找罪受吗!

“唉······好吧,这房子你看着住吧······”他耸耸肩,有点泄气的朝门口走去,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还不忘回头警告一句:“Hero从来没有收回善意的习惯!”

他走下两层阶梯的时候停了一下,心里有点堵堵的,不太舒服。转过头想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刹那间,双目对视。

那是漆黑色的瞳孔,丝毫没有色彩和高光——完全不同于平常所见到的澄澈发亮的蓝色眼睛。只能在上面看到一片死寂···和冰冷一样的平静。

完全没有情绪······

她不害怕?——她一点都不害怕?

阿尔弗雷德有点惊奇,不可能——不,应该说是完全不可能。一个独自一身的女孩子,居然对这种情况一点都不害怕?

“嘿···?”他忽然有点方(呸)慌,一直盯着我干嘛?我有什么奇怪吗?

忽然,她朝自己这个方向鞠了一躬。

嗯?

嗯···?

嗯嗯嗯!!??!?!?!?!

怎么回事?!

阿尔弗雷德·F·琼斯陷入瞬间懵逼状态。

然后阿尔弗雷德愣在那儿,看着他她慢慢的转过身,走了进去。

···

······

······

噢。这算是接受了吗。

···一句话也不说!难道东方人有向陌生男子说句话就要嫁人的习俗吗!更多的表达一下感谢不行吗!Hero不接受啊不接受!他在心里哀嚎,然后走下了楼梯。


——————————————————————-

我肥来了······orz把1、2干脆合起来了,作了修改。

期中考砸了。要死了。生无可恋.jpg

我把一拿来修了一下——根据二的剧情。干脆一起发了。

希望我能在前十五······。qnq

宝宝好想哭······


评论(8)
热度(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