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一个臭画画的,蹲在水管组坑里面打死也不出来。冷战好吃!
在APH和Undertale坑里,来找我玩呀❤吃sf和冷战和水管组
call me mora。❤

舞[APH-瑞列\中立兄妹]【可能会完结系列·4】

瓦修闭了闭眼,微微倾身,把酒杯放到唇边抿了一口。

底下的人顿时有一刹那间的愣神。但是一个气质卓越的男人站了出来,瓦修看清他之后,手指危险的颤抖了一下。

“······茨温利先生好风度。”他慢慢地走到台阶旁边,眼眸如刀一般锐利地直视瓦修,目不斜视的也抿了一口杯里的酒。他用精致白皙的手指轻轻摩擦着杯壁,稍稍垂下眼看着摇晃的猩红液体。

“哪里,埃德尔斯坦先生略胜一筹。”瓦修有点不自然的想要把诺拉藏在后面——她并不知道这个他认识了很久的男人。

但是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已经看到了诺拉。他并没有像看着瓦修一样盯着诺拉,而是轻轻垂眸又抿了一口酒之后,散漫地把目光移到了她身上。

“诺拉·茨温利?”

“是的,先生。”诺拉不卑不亢的点头示意,微微提裙屈膝施了一个标准的礼。

“人如其名。茨温利的长女果然不凡。举手投足之间···已是有公主风范。”他面色平淡的站到了诺拉前面。

一时间,空气冰冷的快要结冻。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那个小小的女孩身上。瓦修不禁攥紧了另一个拳头:

埃德尔斯坦——你到底是什么企图!

他在眼角注视着诺拉——

如果诺拉有事的话······你最好要祈祷。

“多谢先生夸奖。我认为我还没有到您所说的那种地步。”她用清晰可闻,但是并不大的声音打破了这尴尬,然后抬起头看着罗德里赫。

清亮碧绿的眼眸毫无畏惧的对上了紫色的眸子。罗德里赫看了她许久,慢慢的翘起嘴角,满意的轻声说:

“果然是礼貌的令人惊叹······你们还不向茨温利家的长子和长女回礼么?”他突然转过身,声调提高——喝令着那些沉默的皇宫贵族们。

“······瓦修·茨温利先生,诺拉·茨温利小姐。”大厅里顿时慢慢响起一片喃喃声。

瓦修和诺拉也倾身示意,瓦修牵着诺拉慢慢的走下了那三个台阶。

顿时,整个大厅都像冰冻的牛奶蛋糊融化了一样,慢慢活跃了起来。罗德里赫走近瓦修,俯身轻轻的说:

“不愧是拥有茨温利姓氏的人。这个女孩可以成大才,不要浪费了她宝贵的资质···大笨蛋先生。”罗德里赫说完这几句话,就没有回头的走向了相反的一边。

瓦修转过身凝视着他,然后又重新看着前面。他想去拿杯水——他很渴。然后发觉要带着诺拉,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轻轻放在了诺拉的腰上——希望这她会适应?忽然,他感到她的身体一阵颤栗。

噢天哪。瓦修在脸上微红的状态下同时懊恼的想,我忘了腰是每个女孩子的敏感点!——特别是诺拉!

“···呃,诺拉,没关系吧···?可以这样吗?”他有点尴尬的小声说,

“······没关系,兄长大人。我不至于那么···咳。”诺拉有点不适应的轻轻抓住了瓦修的手。如猫抓一般酥痒的感觉顿时出现在手掌心里——他的心脏差点儿跌倒一样,摔了一个趔趄。

“······er,那么我我我认为我们先得去找个座位······咳我、我会给你拿果汁,你没喝过香槟我知、知道。”瓦修有点结巴的说完这句话,把手的重量彻底压在了她的腰上(他希望这能使他放松一点),然而事实证明这样是错误的——柔软的触感使他自个儿的脸更红了。

“嗯···!好的兄长大人···那么我们先过去吧?”诺拉不敢抬头看瓦修,盯着地板轻轻地问道。

“咳······好、好的。”



——————————————————————————————

这一集发糖咯——

发糖咯——

糖咯——

QAQ因为瑞列无论贴吧还是哪儿都没粮或者是糖so只能自己产了嘤嘤嘤


2015-08-25
 
评论
热度(4)
© | Powered by LOFTER